累了,烦了,玩够了就来找我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6-11-01 13:40:45 责编:人气:

总想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岂可见人生又怎能只如初见。西风飘渺,物是人非。我们感知着生活或者生命带来的一切契机与彷徨。
每当夜深了,人倦了,我们会不知不觉中要思绪回到昨天,回到那个有泥土和青草味道的日子里。我们在路上,一直在路上,走着,思索着,回忆着,剩下还有憧憬着。我们的爱人和爱我们的人都在时间转过的瞬间,遗忘或淡漠在一幅画面之中,然后轻轻的定格住。
当轻狂伴杂着青涩,我们似乎恋爱了;当现实携带着理性,我们又松手了。岁月蹉跎着,年轮往复着。人们总要自己驱赶着疲惫的身心和躯体迎接一次又一次的快乐和痛苦,我们又不得不编织着谎言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直到有一天,我们垂垂老矣,躺在病榻上,才追悔才追忆,可总也是回不去了。苍老的面颊承担的不会是风花雪月,只有满目凉嗖嗖的老泪啊。
我们学着海子一样的面朝大海,我们试着普希金那样感谢生活。可我们总也使堕落了,可我们总也是无助了。这个时候我们学着用酒水来麻痹自己,我们试着用香烟来消磨生活。就这样我们解脱了,就这样我们忘记了。
我们对于一些人是过客,一些人对于我们也只是过客。欣,你说累了,烦了,玩够了就去找你,我点点头,挤出个微笑,本想抱抱你,那一幕在我脑海里不止一次的重复上演,可终究我却没有做。转过身,背对着你挥挥手,只说了句,想你了我就来,然后进了月台候车了。一瞥间似乎看到你一个人弱弱的站着,好久好久,大巴开动了,我的上海之行结束了。
十六岁,真的是花一般的年龄,雨一般的岁月。懵懵懂懂的对你有些好感,伴随着青春期的荷尔蒙吧,总喜欢上课的时候呆呆的看看你。你总也会羞怯的看我一眼,然后绯红的脸慢慢的低下。我用尽能力去回忆,却发现那个时候我们似乎都没有认真的交谈过,除了那一丝丝凉意或者热烈的感觉,再也想不起了。
初三课业负担重了,加上我身边走马观灯的换了几个女朋友,对你已经慢慢的遗忘了。那年冬天的联谊晚会,和几个同学喝了些酒,醉醺醺的四处拍照。走廊拐角处看到了你,随意的问了一句,和我照张相吧,你还是那个样子,有点羞怯,却也没有拒绝。我在后面紧紧的抱着你,照片冲洗出来,总觉得自己像个小色狼,呵呵。却忘记给你一张我们的合影了,貌似你有几次向我要起吧,记忆有点模糊了,那一年我好像17岁。
初中的生活就是浮躁的,肤浅的,或者很简单的就过去了。在高中追求过一些女孩子,拒#p##e#绝过一些女孩子。很清楚记得那是高二的一个秋天,你已经在我生活和记忆里淡化了,似乎这一次真的遗忘了。和几个同学躲在一家小网吧上网,叼着烟,一切如同往常,如果没有一个陌生人的说话,如果没有你的一句问候,多少年之后我都不会记得你曾经存在过。
在网上聊了很久,那个时候你在沈阳念书,每周能回一次家,回来也见不到几个同学了。我答应晚上去找你,叙叙旧么。晚上你等了我很久,后来你对我说,再后来,你只好在网吧等一夜,我却忘记了,忘记自己说过去看看你。之后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你哄开心了,再后来你回来我就会去看看你,那个网吧叫做新雅。
秋末冬初,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带着你在路灯下面走,我说做我女朋友吧,你笑了,你同意了。然后每周你都会回来看我,高中学业重要些,时间不会那么充足,我能和你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我带你爬山,牵着你的手,然后抱着你,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山无棱江水为竭,不止对你,对多少人说了多少遍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这一段懵懂的感情开始的很简单,结束的似乎更简单,那时已经入冬了,我们也两个月了,还是网吧,你在沈阳,我在家里,你说分手吧,我说好吧,放手吧。你说你会忘了我,我说我不会忘了你。然后那夜我和朋友们买醉,在寒风中唱伍佰的歌。第二天我真的没有再去想起你,没有再去想联系你。然后我捧着玫瑰走到了另一个女孩子面前说,做我女朋友吧,那一年我18岁,还是你从沈阳赶回来为我庆祝的生日,送了我一条围巾,我转手送给了别的女孩子。
本想你真的把我忘了,就像我已经忘记你了。大二的一天我在网上竟然看见了你,你说你来上海工作了,我说我在杭州念书呢,你说你知道,我问你怎么知道的,你笑笑却没说。我没太在意的留下了电话号码,然后没有再去想太多,因为我又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直到那天一个朋友也跑到上海念书,要我去接他,我对上海一点都不熟悉的,虽然有去过,思来想去,拨通了你的电话,你很爽快的答应了,说陪我一起。然后你跑到车站等我,我没有问你等了多久。那一刻似乎彼此都长大些了,那一年我21岁,我们没有太多的话题,只是自顾自的走着,接到了同学,你还是执意陪我把同学送去学校,那晚我们俩坐了辆摩的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了一家宾馆,只能怪我同学的学校偏僻的不是一般。那一夜我们躺着,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你想说什么,我也想说什么,却始终都没有开口。
第二天你送我上了火车,你跟我要个拥抱,我同意了#p##e#,然后你站在月台上看着火车动了,我看着你,你看着火车,最后都看不见了。有些伤感却在我回到杭州看见另一个女孩子的那一刻都忘记了。大三到了,又好久没有联系你,偶尔会接到你一条祝福的短信,通常我不会回,因为我在恋爱呢,哪有空理会你的什么祝福啊。十一的时候和女朋友吵架了,然后打电话告诉你我现在很难受,问你能来看我么,你说工作很紧啊,看看吧,我说随便了,那天晚上接到你的电话,说来杭州玩,问我能陪你么。
接到你了,那晚我们一起买醉,还有你多年的一个密友,然后你醉了,送你回酒店休息了,你的好友叫住了我,说了很多很多。说18岁那年,你到我的高中外面转了很久,很冷的天气,你哭了很久,眼泪都冻住了;回去后你收好我仅仅给你写过的一封情书;20岁那年你从同学那打听到我南下求学了,你下了决定来上海工作;期间的两年我不知道你在哪在做什么,可你总也知道我在哪我在做什么;21岁的一天,你知道我要去上海了,你一夜没有睡,第二天早早就开始梳妆打扮了;十一你有很多工作,你跟同事换掉了年假,来看看我为什么难过。太多的话我都记不清楚了,总之那一刻我有愧疚,对不起,只是愧疚。十一你短暂陪了我几天,就赶回去上海了。我的女朋友也不和我生气了,我又开始我的生活了。
23岁这年的清明,我刚刚失恋,我痛啊,我疼啊,我叫啊,可我女朋友,应该叫做前女友了为了一些我搞不大懂的追求和物质离开我了。我再一次拨通了你的电话,说我想去上海玩玩,你说,好啊,来吧,俏皮的问我是不是又不开心了,我好久没说话,买了车票就跑去了上海,你带着我几乎玩遍了上海,吃了好多,玩的好多,我说不要太破费了,你说你开心了,我把钱花光也愿意,我笑笑。我问你为什么不陪男朋友呢,你说他忙啊,我说为什么不住一起呢,你说还没结婚呢;我说为什么不回家工作呢,你说想四处走走,我说那你男朋友呢,也能和你一起走么,你没说话,哽咽了,我没有再问下去。你问我以后去哪,我说天大地大总归不会留在一个地方一个人身边,你笑了笑。
我也开始依恋你了,开始想你了,可是总也没有那种火花了,都一切过去,都一切随风吧。我们都在长大,我会在我心里给你留个位置,或者很小的位置,但一定给是很珍贵的位置,欣,祝福你呢,知道不,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