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杨礼赞

    白杨树实在不是平凡的,我赞美白杨树!当汽车在望不到边际的高原上奔驰,扑入你的视野的,是黄绿错综的一条大毯子。黄的,那是土,未开垦的荒地,几百万年前由伟大的自然力堆积成功的黄土高原的外壳;绿的呢,是人类劳力战胜自然的成果,是麦田。和风吹送,翻……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23:09:02
  • 藤野先生

    藤野先生鲁迅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20:37:16
  • 与妻书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为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18:23:52
  • 樱花赞

    五月的春天,是花的海洋,是花的世界。红的象火,粉的似霞,白的如雪。那一株株的樱花,更是花中的奇葩。说她是此时的花魁,真算是实至名归。你瞧,那整株的树干、枝条全是她的天下。远远望去,好像一树一树彩色的棉花。绿叶呢?啊,大概自知比不上她,知趣的……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17:39:35
  • 小桔灯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在一个春节前一天的下午,我到重庆郊外去看一位朋友 她住在那个乡村的乡公所楼上。走上一段阴暗的仄仄的楼梯,进入一间有一张方桌和几张竹凳、墙上装着一架电话的屋子,再进去就是我的朋友的房间,和外间只隔着一幅布帘。她不在家,窗前……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14:49:19
  • 胡同文化

    胡同文化汪曾祺北京城像一块大豆腐,四方四正。城里有大街,有胡同。大街、胡同都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北京人的方位意识极强。过去拉洋车的,逢转弯处都高叫一声“东去!”“西去!”以防碰着行人。老两口……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13:34:24
  • 囚绿记

    囚绿记陆蠡这是去年夏间的事情。我住在北平的一家公寓里。我占据着高广不过一丈的小房间,砖铺的潮湿的地面,纸糊的墙壁和天花板,两扇木格子嵌玻璃的窗,窗上有很灵巧的纸卷帘,这在南方是少见的。窗是朝东的。北方的夏季天亮得快,早晨五点钟左右太阳便照进……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12:04:10
  • 故乡的野菜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属,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我在浙东住过十几年,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这都是我的故乡,现在住在……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10:43:20
  • 紫藤萝瀑布

    紫藤萝瀑布宗璞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只是深深浅浅的紫,仿佛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紫色的大条幅上,泛着点点银光,就像迸(bèng)溅的水花。仔细看时,才知道那……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8 09:26:42
  • 乌篷船

    乌篷船周作人子荣君:接到手书,知道你要到我的故乡去,叫我给你一点什么指导。老实说,我的故乡,真正觉得可怀恋的地方,并不是那里;但是因为在那里生长,住过十多年,究竟知道一点情形,所以写这一封信告诉你。我所要告诉你的,并不是那里的风土人情,那是……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7 23:56:09
  • 菜园小记

    种花好,种菜更好。花种得好,姹紫嫣红,满园芬芳,可以欣赏;菜种得好,嫩绿的茎叶,肥硕的块根,多浆的果实,却可以食用。俗话说:“瓜菜半年粮。”我想起在延安蓝家坪我们种的菜园来了。说是菜园,其实是果园。那园里桃树杏树很多……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7 23:49:27
  • 怀念萧珊

    怀念萧珊巴 金一今天是萧珊逝世的六周年纪念日。六年前的光景还非常鲜明地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一天我从火葬场回到家中,一切都是乱糟糟的,过了两三天我渐渐地安静下来了,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想写一篇纪念她的文章。在五十年前我就有了这样一种习惯:有感情……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7 18:07:35
  • 白马湖之冬

    白马湖之冬夏丏尊在我过去四十余年的生涯中,冬的情味尝得最深刻的,要算十年前初移居白马湖的时候了。十年以来,白马湖已成了一个小村落,当我移居的时候,还是一片荒野。春晖中学的新建筑巍然矗立于湖的那一面,湖的这一面的山脚下是小小的几间新平屋,住着……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7 16:40:40
  • 想北平

    设若让我写一本小说,以北平作背景,我不至于害怕,因为我可以捡着我知道的写,而躲开我所不知道的。让我单摆浮搁的讲一套北乎,我没办法。北平的地方那么大,事情那么多,我知道的真觉太少了,虽然我生在那里,一直到甘七岁才离开。以名胜说,我没到过陶然亭……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7 15:21:24
  • 一朵白蔷薇

    一朵白蔷薇冰心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中间杂着几条白蔷薇。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里抱着一大束花。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好簪在襟上。&……详情>>

    更新时间:2017-05-27 12:4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