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石塔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10-07 10:34:01 责编:人气:

我一次次问自己,这世上,有什么值得我用一生去守护,有什么值得我放弃一切去守护另外的一切! ——题记

我若在梦中,伴着一座古老的石塔,漂零在那烽火中!

我好像,轮回了百代,长眠,却又在睡梦中醒着!

我看见:无垠的山川,晶莹的雪;不息的炊烟,成群的牛羊;纷扬的黄沙,未老的胡杨......所有的人都说,这是天堂,我不知道千年后它是否还是这般!

我在古塔脚下睡着了。我从天涯碣石(6)处守望到北,乘着鲲鹏,自南海而来,徘徊于贝加尔湖畔,寻找千年前我的足迹。也许,它早已腐朽了吧。可是,我记得了,我(1)曾拄着那无旌的节,在那里放过一群羊!我记得,我(2)的“勤王之师”败了,头颅落在俘虏营中。也许,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能够刻下我的丹心吧!我还记得,我(3)狠心抛下新妻幼子,忍顾不回头。泪里红笺,颤抖的字,缠绵的墨,且说尽我的无奈;未完的那一笔,且说尽我的决然,或是无言的心痛。我不知道这一去便成永别,埋骨在那易水之畔,与荆子同歌,沐着易水之寒!我记得,我(4)曾在东海喝了一杯酒,写了几句。那时的我白发苍颜,可是胯下的马儿告诉我,烈士是没有暮年的,壮士的心是不老的......

我的发,黑了又白,枯了又青。

我有过轰轰烈烈的一生,勒马天下,攻陷了一座又一座城池,掠过一片片高原;我有过悲伤无助的一生,家亡了,国破了,在孤独中问责上苍;我有过不羁流浪的一生,浑浑噩噩,曾说过“兴亡与我何干”?在黄泉路上,鬼神嗤笑于我,责我嚣狂......我曾是凡夫俗子,亦曾是须眉巾帼。我居过庙堂,亦处过江湖。我曾是乞丐,也当过帝王......我一次次轮回,一次次梦回梦醒,寻找脊骨上不曾褪下的烙印——那数千年前炎黄亲手刺下的疤痕;我一次次问自己,这世上,有什么值得我用一生去守护,有什么值得我放弃一切去守护另外的一切!

朦朦胧胧,我又一次回到古塔之下。每一次轮回,它都似在黄泉尽头等待着我,似度我往生。我若泅渡于历史红尘,寻到了答案,却害怕直面这答案!

我彷徨了,我仿佛听见亿万英灵在悲哭与怒啸,他们盘旋在塔上,久久不散。我仿佛看见战鼓雷雷,城墙崩塌,血花飞溅......石塔在我耳边轻语,这是古时的战场!

我若在梦中,漂零在烽火中,饮尽古时今朝的痛——奴隶的痛,亡国的痛,遗民的痛!

我流浪在近古,守望着那座古老的塔。有一天,我离开了它,奔赴那边关。因为,炎黄告诉我,石塔告诉我,历史告诉我:“你可以失去一切,除了脚下的天下。”,“你可以放弃一切,除了一个民族的尊严与气节。”石塔,其实你想告诉我:“千百年来,没有谁可以使你屈服,没有谁可使你忘记炎黄赋予你的职责,没有谁可主宰炎黄的子孙,除了他们自己......”

呵,这是近古啊!

曾经的天国已成修罗之所,神州遍起烽烟,异族的触手无所忌惮,自扶桑之地(日本)而来。杨柳不再青,草木不再青,圣洁的雪莲不再开......温柔的江南,飘雪的北国,早已满目苍夷。每一寸土地都在哭泣,每一个生灵都在哭泣......今朝的伤胜过所有曾经的痛!

这一次,我主动离开了石塔。这一世,我是一个小将。我厮杀于长城脚下,我守护在中条山之巅,我远征于缅......我负过伤,垂死过,却没有动摇过.......我踏过无数染血的土地,故乡或异乡;我期待,有一天,杀上那扶桑之土......

“杀!”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我不记得这是何人之语,太久远了。我只知道,这是我最大的信条,没有之一!

我转战南北,却驻足于东海之滨。猛然发现,我落后了,冷剑霜锋的时代已然落幕,炮与火,核与弹的岁月正辉煌。我仿佛听见,扶桑之岛在叫嚣,嗤笑你我(最近中日政治关系)......

......

在那个黄昏,我一个人回来了。我没有抬头看那南飞的雁,没有抬头看那清冷的云......我默默驻足于古老的石塔之下!没有雨雪霏霏的伤感,没有万骨枯的哀叹......我仿佛睡着了,枕着那斑驳的青砖。

我若在梦中,踽踽于古老寂静的小道之上。一步步,邑起轻尘。我抚摸着枯朽的长栏,我擦拭着石塔脚下积起的尘埃,翻过岁月的扉页,再饮那古时今朝的痛。

我仿佛听见石塔的呼声,抑或是炎黄的呐喊。

“他们的命,由他们主宰。”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

它是他们的墓,炎黄亲手砌下的。它借来青砖黄土,引来长江之水,筑起这枯冢,葬下千万烈士的枯骨,有名的,无名的;英雄的,匹夫的。它想哭,可是炎黄不许!因为它是烙印,不屈的烙印。

我真睡着了吧!我像是一片流浪的枯叶,随着风,飘过那夜幕之下的木园,丹枫笑我,疏桐也笑我,连那湖边(5)的野草也笑我......笑我一场痴梦。

可是我知道,我一直醒着。

那些梦幻都曾存在,是曾经的现实,或浸在岁月的汗渍里,或埋葬于尘埃之下。哪怕历过千古,终是刻骨,铭心......

我睡醒了,吹着北湖冷冷的风。

我还记得那句话:“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注:

一,典故

1:苏武牧羊

2:文天祥抗元

3:林觉民之事

4:曹操《观沧海》

二,名词

5:丹枫,疏桐,湖边(北理工校园)

6:天涯碣石(海南“天涯海角”)

三,“石塔”是虚幻的,且作为意象

四,写作因由(且作军训感悟)

自从一周前(19号吧)正步检阅被踢下后,我们连(24连)改学“一招制敌”的格斗术。

我们的口号是:“扬我国威,振我中华;犯我中华,虽远必诛!杀!”

一句口号,让我嗓音也变了,嘶哑而厚重,温柔与我绝缘;让我的思绪飘向千古,泅过历史,寻找那些苦与痛,触摸古人的意志与节气;让我找到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条信条......我不知道其他同学的感受如何,也许有人以之为儿戏,也许有人娘里娘气,也许有人一笑置之......

“硝烟里,天下可安谁家?”

这是烽火的时代,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

“犯我中华,虽远必诛!”

时代变了,然而这一信条却不应遗忘。作为大众(别于军人),虽不至于以身爱国,但以心爱国是必要的。我们也须有“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之孤勇与决然,因为中国不可失去一切,哪怕是曾经的或现在的。(近代,我们失去了很多;现在,面临很多外忧与挑衅。)

——9月26日下午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