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记忆,生命里没有缺憾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09-27 09:16:11 责编:人气:

青春里的岁月最美好,青春里的个性最张扬。我们都曾有过青春年少,有过肆无忌惮的岁月。我们挽留的也许是青春的一次感动,我们期待的也许是青春的一次幻梦。忽然很想念纯白的笑靥,想念纯白的手帕,想念那个穿着纯白色的碎花裙的少女和她纯白的记忆。

(一)花开荼靡情未了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我一身素装,一面素颜。喜欢纯净的浅夏,喜欢柔柔的清风,喜欢刺眼的阳光。一场温暖花开,醉了谁的身心?一次别情爽欢,明了谁的双眸?一个明媚回首,苍白了谁的等待?望着开得盛宴的百花,我恍惚了。白的似雪,红的似火,黄的赛金,争奇斗艳,纷扰了我的世界。

这花,笑得灿烂,宛如出水脱俗的少女,令人爱怜。这花里,编写着谁的絮语,又亦或,潜藏了谁的心事?为何绽放的那样浓烈,足够让我窒息,让我误认为到了一个远离人世的世界,和陶渊明一样,有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与自在。

终明了,花的世界,有她的明媚。而,我的生活中,没有那么洒脱。

我的记忆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的位置。懵懂青春的周围充斥着叛逆的氛围,我习惯用深深的沉默来故作坚强,还一直自诩自己是打不倒的小强,可是,我内心深处不会一直坚强下去,总会感到心累,总会感伤岁月蹉跎,匆匆失去的岁月。

忘不了你的模样,忘不了你的热情,忘不了你的温柔。你总是那么让人轻易失去了言语,只有静默的注视。你仿佛是高山之巅下来的才子,那么无懈可击,只有爱羡。然,岁月的年轮辗过了我们的青春,终是挽回不了分道扬镳的结局。在学业的道路上愈走愈远,再无相交。

只此,便让我深深地追忆。一场情事,变成了无言的结局。为何,人生总是有那么多残缺的结局,总是搅人心碎?如若可以,给我一个剪辑,让我安静地遗忘。

花开荼靡,青春散场。我的念白,有谁还记得?我的殇,有谁还念记?

那个明媚的夏天,我们开始了并肩奋斗的征程,在这个明媚的夏天,我们来了一个大雁各自飞的宿命。花呢,也逃不过宿命的安排,秋落冬枯,凋零了,拼揍不成当初。

最后的最后,不过是一场缄默,曲终人散,花开荼靡情未了。

(二)梦里花落知多少

陌上寒烟,情飞扬。镜花水月,人无言。潇湘烟雨,红尘幻。

一位孤独的行者,独走。

不知何时,不再相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

不知何时,不再相信只要有爱,就不会受伤的自欺;

不知何时,不再相信情谊在岁月的相处中越来越浓的信条……

柳条低垂,子夜幽幽。万家灯火,浩渺长空。习惯了在深夜里敲着这些忧伤的文字,靠着茶的苦涩来麻痹着我的神经。茶的水气弥散开来,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的伤春往事,有谁能懂?孤苦无言的苦痛,又有谁能明白?风吹乱了我的发丝,好久没有这种狂乱的感觉了。风吹的时候,情寄夏风,让它吹走我的忧伤,还我片刻安逸。

远方的灯火,始终在我的前方亮着。我的世界里,不能没有光。柔情点点,暗香浮动。远山层叠,不可近观。我喜欢山峰连绵不尽,没有尽头。那样我目之所及的,就是没有空隙的景,我的眼神不停的流动,没有停歇。每当早晨,山就朦胧在一片雾气中,似真似幻,真寓于假,假寓于真。想走进它,一睹真容。但我始终没有走进它。我怕失去了它在我眼中的美好;我怕一走进它,就失去了它在我眼中的坚毅与神秘,成了我厌倦的一隅。

月朦胧,鸟朦胧,席卷海棠红。流星划过的瞬间,我默许了心愿,刹那的芳华终抵过了永恒。虽是短暂,但成了我眼中最美的风景。有些人,有些事,犹如过眼烟云,曾试图忘掉,但发现已是徒劳。相爱相知不如相念。在时间的罅隙中,迸发在脑海里,生疼了我的记忆。

纯白色的碎花裙的少女,带着她的梦境,情若雨,心非尘。在那片无人涉猎的离岛上,等待着属于她的晴空。谁会在彩虹之期,与我相遇?谁会在鹊桥时节,为我倾诉心语?

梦里花落知多少,春花秋月何时了。斑驳的往事,一去不复返。

(三)与海有约染流年

无意中走进一位好友的空间,看到了一篇散文《与海有约》,不觉心生悸动。

爱海,海里面有数不清的生灵;爱海,海能承载着万物,无私奉献,默默给予;爱海,海有震耳的涛声,涛声依旧,不减当年。我的家乡没有海,感受不了海的气魄,但我梦寐以求的就是那蔚蓝的大海。海浪翻滚着,一个接一个地涌向岸边,声势浩大,宛如惊雷,恰似阵雨,好像急促的鼓点,又好似弹到高潮的古筝,让人欲罢不能。

白鸥点点,水天相接,出现了一丝红晕。海面上残留着零零碎碎的倒影,宛如希望的光点,闪现五彩的斑斓。我在沙地上,闭耳静听,感受着流动的气息。没有了纷纷扰扰,没有了爱恨缠绵,没有了心酸的过往,只有蔚蓝色的大海,湛蓝的天空,世界是宝石光彩的蓝色。

上善若水,水总是往低处流,人却往高走。为了那高处旎旖的风光,失了自我的本真,但也,独尝了高处不胜寒的落寞。岁月静好,莲花次开,清风拂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比天空更广阔的大海,比大海更广泛的是人的胸怀。有谁告诉我,谁能和大海的气魄与胸襟争锋?谁能仰面朝天,笑吟古今,两袖清风,潇潇洒洒,没有悲伤?

爱海,我仿佛听到了它对我的诉语。那些灿烂的日子,那些无望的等待,那些痛苦的流年,那些逝去的过往,都被海吸收了,洗净了,湮没了。就像烟花一样,开放,定格,残留,消逝,没了踪迹……

情如风,情如烟,琵琶一曲,已千年。

今生缘,来生缘,沧海桑田,成流年。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

爱曾经到过的地方,依昔留着昨日的芬芳。我的世界,贪念那一缕琉璃白。

窗帘摆动着,纯洁的窗帘,纯白的记忆,纯净的碎花裙的少女,一切美好如初。

可,为何我的心仍然隐隐作痛?追忆似水年华,期许那一世春暖花开。心有千千结,花开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今夜,有谁和我共辗转,一颗星、一弯月、一句问候、还是一声沉沉的叹息,还是与我共听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