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一场花事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10-13 09:18:49 责编:人气:

塞北春来迟。聆听着一场场花事香艳绽放的讯息,多想,枕一瓣香花树下小憩片刻。

人间四月天,是花儿们的际会。因知会散,所以拼了命的灿烂,带着悲痛的笑。

昨夜有梦,紫陌花繁,喜滋滋凝魂神游,醒来万千叹惋。

无细雨,只有风,黄土弥漫。高原荒荒,生机难现。

春意薄,方显守望坚。

桃花红梨花白杏花粉,我不爱。独喜一株幽兰,一抹浓浓淡淡的紫,一汪深深浅浅的绿,足以灿烂心中的春天,足以傲然繁花之上。

女子如花,心气若兰。倘心中蕴万千情愫,四季皆是春。

修炼如山的静气,一针一线,一丝一缕刺绣我的光阴;一纸一墨,一笔一划描画我的悠然。

听到了燕儿的欢叫,我的房檐下是它曾经的家。喧嚣的尘世,只有鸟儿的叫声依旧清冽如泉,告诉我,从容才是真。

收藏着一点一滴的感动,我的心更加的细腻。安妮宝贝说:你既已知道人生如戏,更应该卖力演出。这搭起来的光华戏台,过了一村便会沉入暗中。此刻我在台下仰望你,且把你妆扮的艳美和哀伤,毫无节制毫不惜吝地交给我。只有这样,曲终人散之后,你还会依然在我身心之中存活。

花儿如是。一季春一场盛会,哀伤的艳美,可叹。又何惧!至少,美丽过。

善感是我多愁是我。春尚未爬上塞北的树梢,我已开始怜惜。那一日,我分明看到榆树梢头结了铜钱,柳树的叶蓓也已蓬胀了,还有春耕的农人。

细碎的光阴里,栖心于淡泊之中,将最简单的日子,赋成平平仄仄的诗行,这何尝不是一种精致。

人间四月,别处芳菲渐歇,塞北将着盛装。

很多的词汇里,我喜爱江南塞北两个词。(姑且不把它们叫做地域)大约,江南是我的前生,而塞北实在在是我的今世。江南的婉约无数次的洄游在我的梦里,柔情似水,迷离凄美。就是那场迷蒙的细雨,就是那枝郁结着心事的丁香;就是那把淡紫色的油纸伞;就是那湾粼粼的碧水;就是那蓬夜航的摇船;就是那口你哝我哝的软语;就是那座曲径通幽的园林,就是那断肠莫触的朱漆栅栏;就是那十八里相送终须散的长短亭;就是那泊船夜听的钟声;就是那二十四桥的月明……

塞北是我心中的大汉。虬髯浓眉,沧桑满目,风尘满脸。他是从旷古中走来的行者,带着高原的梦横穿过历史的尘烟。耐着千万载的寂寞,厚厚地沉积,默默地沉寂--他就是一本书啊,不信你去读:一层砾石一层沙一层土,分明就是翻动的书页。没有博大的胸襟,怎容的下这样的填充,还要忍过冬的凄寒,方见春的盎然。

江南女子多巧手,绣品蜚声古今。许是前世的记忆,我亦爱穿针引线。守在漠漠塞北广寒之地,在清淡的日子里,绣一场花事,与春天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