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那人,那事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09-06 09:11:38 责编:人气:

我童年生活的小村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村庄。它位于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北乡,一条蜿蜒曲折的柘皋河将巢湖的水引到了家门口。春天,柳条百尺佛银塘,小村掩映在江南的烟雨迷蒙中,如一副写意山水画。村外,是金黄如缎的田野;夏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时,蜻蜓已漫天飞舞在小村的上空,小村安静地卧在绿树浓荫下,静若处子。村外,是另一番景象:开轩面场圃,一夜连栅到天明……笑语欢歌中,醉了的不止是农人们的心,还有孩子们欢乐的童年。

儿时,每到五月,小村的四野,飘荡起一阵阵清脆而又嘹亮的秧歌时,全村的小孩就开始兴奋啰!栽秧时节,我们可以钓泥鳅啰!

钓泥鳅的钓子,有两种,一种是树棍做的独钓子;另一种就是用三股线做的长钓子。独钓子通常是插在浅水的秧田里;长钓子下在水塘里。

我和弟弟喜欢用长钓子钓泥鳅。我们把母亲纳鞋底的三股线取上六七米;缝衣服的细线截成一尺长左右,准备数根;卡子是竹子扫把丝剪成的,卡子的只数,与细线的根数相同。准备工作做好后,我们把三股线拴在自家门外的两棵距离很远的树上,然后每隔一尺远的左右,结上细线和卡子。做好这些后,接下来是准备诱饵。诱饵是泥巴地里的蚯蚓。农村,肥沃的草堆旁,是蚯蚓集中聚居的地方。挖来蚯蚓后,把它截成一小块,分别穿在卡子上,穿好钓子后,余下的工作,是将这根长长的钓子线有条不紊地放到一只盆里。等到太阳下山时,才能把钓子下到水塘里。听大孩子说,太早了,泥鳅不敢出来吃,水把蚯蚓的泥土味泡没了,黑夜来时,泥鳅就不会吃它了。只是,每次太阳还没有来得及回家时,孩子们就早早地端着盆,抗着竹竿来到水塘旁、秧田边。急切的原因多半是为了抢一个好地盘,期待第二天能钓到更多活蹦乱跳的大泥鳅。

我们小心地下桩,又小心地用竹竿划动着小盆,直到钓子顺利地放到水塘后,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遍又一遍想象着那些贪嘴的泥鳅上钩的样子,激动的睡意全无,恨不得马上天亮。

窗外的天终于有了亮影,我赶紧推醒弟弟。姐弟俩像吃了兴奋剂,赤着脚,提着小桶就往水塘边跑!等我们赶到水塘时,有的孩子把钓子都起上来了。我们轻轻地将线拉起,呵,七大八小的泥鳅,挂在线上,上下翻着跟头,醉酒般,那时我和弟弟别提有多开心啰!中午,一家人自然少不了一顿美味了!只是,我喜欢钓泥鳅,但不太爱吃泥鳅呢!

至今,每次去菜场水产区,都要在泥鳅盆前驻足一翻,只是很少买它们回来吃!每次一看到那些可爱的小家伙,情不自禁地就想起年少时,和弟弟赤着脚在水塘边下泥鳅钓的快乐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