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坏我却很单纯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04-22 10:56:13 责编:人气:

我比较喜欢小动物,特别是闲瑕时,喜欢观察它们,我后来总结出。其实它们和我们一样,只是不会说我们的语言而己。几年前,我在我家宽阔的院子里,围上网,养了许多小动物。有小兔子,大白鹅,珍珠鸡,柴鸡,小风头。小狗。小猫,还有刺猬…简值就是动物园。那时每天早上很早起来喂它们,而每次喂它们,这些小生灵们都会欢呼雀跃,渐渐的习惯了,要是每天过了喂它们的时间,它们就会冲着我的住室,叫个不停。我和女儿还给它们取了名字,比如个大的母柴鸡,叫嘎达,它在这群鸡里是第一个下蛋的。那个特漂亮大公鸡叫嘎嘎达达。

空闲时我喜欢观察它们,有时把它们从圈里放出来。看着它们满院子的跑。也挺有意思。有一回小狗陈水扁。和公白鹅大白,打了起来。它俩从身高体重。差不多,大白的脖子略长一些,既是优势又是缺点。能进攻却不能防守。小狗能进攻却不灵活,打架的原因是因为,嘎达偷吃了小狗陈水扁的狗食,小狗咬了它,嘎嘎达达前来帮忙。两只鸡大战一只狗。可是结局是鸡毛落了一地。嘎达和嘎嘎达达,落荒而逃。可是不一会大白鹅来了,瞧那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阵势,好像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大白鹅展开一双翅膀呼呼扑扇着,脖子一伸一伸的,呃……呃叫着。一摇一摆奔向小狗。那场战斗真是惨烈。大白鹅居然骑在了小狗身上,用嘴紧紧拧着小狗的耳朵,小狗怎么甩也甩不掉。疼的嗷嗷叫。小狗最后真的急了咬住了大白鹅的翅膀,它俩就此在地上翻滚起来。地面上有了血迹,大白鹅脖子上鲜血淋淋,小狗鼻子挂了花。

我拿着铁锨,女儿拿着条扫。吓唬这个,这个不松口。吓唬那个也不松口。最后狠狠地打了它俩几下。战斗才算结束。小狗嗯嗯的哼着那眼神充满了委屈。大白鹅依旧展着翅膀,嘎嘎的叫着。依旧不服。我一把拎起大白鹅。把它按在菜板上,让女儿拿来一把菜刀,女儿说爸爸别杀它。我说,得吓吓它。大白鹅眼睛一动不动的瞅着我。呵呵……还真有点视死如归的样子。这时嘎达和嘎嘎达达不停地叫上了。我抡起菜刀。啪啪我剁了几下菜板,就放了大白鹅。这下大白鹅老实多了。一声不响的窝在了角落里。

有时我特爱拿人和动物比较。我们常常自以为我们才是,大自然的主人。我们是高级动物,可是我们的高级究竟在哪呢,是我们的道德日渐沦丧。还是我们早就丢失的善良。是人与人尔虞我诈,你争我抢,还是妒忌仇恨呢,我们活在一个垃圾场,每个人活的不是压抑就是伪装。我真想不到我们高级在哪里,动物们谁喂它吃的,它会忠实谁。可人呢,我们穿着,从小动物身上拔下的绒毛。和皮。吃着它们的肉。难怪小鸟会到上帝那里把人类给告了,小鸟恳求上帝,快把人类收了吧,人类太坏了。扒了我们的衣服。还吃我们的身体。最可恨的是还让我们没地住。细细想它们不也是生命吗,所以请善待它们。

回想起。09年我病倒时,不能在照顾那些小生灵了。大白。嘎达,嘎嘎达达……送给了以前的二姐夫。希望好好养着它们。可不曾想它们最终变成了食物。二姐夫曾对我说,杀嘎达时,嘎嘎达达居然跑了出来用嘴钳他。在褪嘎达身上的毛时,二姐夫尽从嘎达的屁股里掏出来了,一枚硬皮鸡蛋。二姐夫仍滔滔不绝,说着家养的鸡,肉味鲜美。我呆呆听着,心却像被人捅了一刀。我不想去指责他,因为太多太多太多的人,都认为那些小动物们生来就是要被人吃的。

前不久,我父母那的那只大黑猫,居然带家里来一只小母猫,那只小母猫,黄白花,样子很瘦弱,显然不是无家可归的野猫。因为野猫很认生人的,这只小母猫丝毫没那感觉,就仿佛到了自家一样,两只猫蹲在炕头,喵喵叫个不停,父亲摸着小黑猫的头说,你还真长本事了,还领个媳妇,是让让我们相看相看呀。

妈说,这是向我们要见面礼呢?爸打开冰箱,拿出一大捧,猫粮,放在小母猫嘴边,爸说快吃吧,以后就住这吧,我就叫你小黄吧,它好像听懂似的,喵喵的叫了两声。从那以后两只猫,用一个猫碗喝水,一个猫碗吃饭,都睡在炕头,甚至出去也是一块出去,看来猫都比我幸福比我快乐,可没过多久,小黑被人打折了后腿,看见我时,一个劲的叫着,小黑每叫一下,旁边的小黄就舔它身上的毛。

我想这也许就是,猫咪之间安慰动作吧,看来小黑小黄还真有爱情。猫本性很毒的,什么东西也不肯给同类,可小黑小黄却是个例外,别怪有的猫咪,不捉老鼠了,你想蹲了一宿捉了只老鼠。要是只吃了老鼠药的,可就完了,我要是猫才不干那费力又危险的活呢,可猫总是要抓老鼠的,不抓老鼠又如何交待,于是聪明的猫咪们只抓不吃。后来小黑好了,又能蹿墙头抓老鼠了,可小黄却不见了,那天我终于看见小黄来了,忙拿猫粮给它吃,可小黑却护着不给小黄吃,只要小黄一靠近,小黑就滋呲的要咬小黄,吓得小黄不敢靠近,最后生生把小黄掐走,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小黑。

那天我看见小黑和一只大黄猫打了起来,一边的小黄一声不响的卧着,最后大黄猫被小黑咬跑了,我明白了,原来猫咪也会吃醋,也会为了爱决斗。又过了些天,小黄突然躺在晾台上,喵喵叫着,我小心抱起它一看,后腿上还带着个大捧子,很显然那大捧子,专门打猫用的。捧子上鲜血淋淋,父亲和我一点一点支开捧子,一边支父亲一边骂,你看这人有多坏,这么祸害小动物。还算幸运,骨头和筋没折,养些天就会好,我给小黄上好药,缠上药布,放在炕上,突然让我感动的场景出现了。

在地上的小黑一下子蹿到炕上,叼起小黄就走。我忙喊,小黑放下你干啥?小黑丝毫不理会,一直把小黄叼到了它的猫窝。猫窝里还有半截炖熟了鲤鱼,小黑圈缩在窝外边,一声不响的守着。看着这一幕,很是感动,这不就是爱情吗。世界很坏,坏得道德淹灭,善良被戏弄,心灵蒙上了灰垢。世界很坏但那些小动物们确是那么单纯,因为在它们眼中的世界,很小很小。世界很坏,我也很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