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情书网时间:2018-03-02 09:21:23 责编:人气:

生命是虚幻的,回忆是证明有些事情曾真实存在的唯一证据。

所以很多时候,纵使我们心痛和难过,但是依然舍不得忘记。

或许这,便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题记

得知蕊蕊出事的消息,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

蕊蕊是晶晶的妹妹,晶晶与我相识六年,我们情同姐妹。

那天,我突然想起许久未曾和晶晶联系,便拨通她的电话,想着关心一下她的近况。晶晶在电话里说,我前段时间回家了,为了我妹的事。

我当时不觉有异,便问,你妹妹怎么了。

晶晶说,我妹从楼上摔下来,我们把她送回了老家。

我没有听出晶晶话语里的感伤和黯淡,仍是追问,从几楼摔的啊?还要送回老家去医,这么严重啊。我以为最多是骨折,那罪也够受的了。蕊蕊是个活泼的女孩,好动,走路都喜欢蹦蹦跳跳的。

蕊蕊外形甜美可爱,性格开朗,尤其喜欢笑。虽然我跟她见面的次数不多,只是偶尔在晶晶家里碰到,但是仅凭这不经意的几面之缘,已然对这个女孩印象深刻。

记得那一年她在学美容,每次一去晶晶那里玩,若是蕊蕊也在,晶晶便会说,让我妹给我们做脸部按摩吧,刚好给她练练手艺。

我很不好意思地想要推辞,蕊蕊已经挽起了袖子,一脸笑容地站到了我面前,说,快点快点,店里的顾客我都不敢下手,你俩肯让我蹂躏,真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我便只好和晶晶并排躺在了床上,任由她施展。蕊蕊一边给我们做着按摩,一边不停地询问感觉怎么样。虽是初学,但是贵在用心,技术也还不错。得到肯定的蕊蕊开心极了,于是更加的卖力。只是后来她学了几个月之后就没学了,我不止一次替她觉得可惜。

电话那段沉默了良久,后来晶晶说,我妹……没了……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急急地又问一遍。

晶晶的声音带着丝丝冰冷的寒意,说,从16楼掉下来,医院都没去。我和我妈……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我倒吸一口凉气,像是被这个不可置信的噩耗噎住了喉咙,“啊”了一声之后,便失去言语的能力。

晶晶的痛苦,每一寸我都懂,因为我也经历过至亲的离世。奶奶的葬礼上,想哭却流不出眼泪的那种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奶奶是半夜去世的,一听到噩耗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等到三天后看着棺材入土的那一刻,按照风俗是该跪在坟前痛哭一场的,可是我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看着面前刻着奶奶名字的墓碑,我是怎么也不肯相信,曾经朝夕为伴的亲人真的沉睡在这黄土之下了。那种痛到窒息的悲伤,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体会。

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我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晶晶。我知道,亲人离去的痛苦,再多安慰的语言也不能有丝毫的缓解。

有些伤痛,只有时间才能够抚平。

以前,晶晶每次只要一提到蕊蕊,都会说这个妹妹不懂事。

晶晶的弟弟是抱养的,她家本没有男孩。对此,年纪大他们几岁的晶晶没有在意。上一辈的农村人,没有儿子总会觉得人生是不圆满的,这个观念的存在已不是一天两天。

蕊蕊比她弟弟只大一两岁,对于这个原本不属于她家的弟弟,蕊蕊总是心怀芥蒂。她一直记恨自己的父母重男轻女,觉得这个抱来的弟弟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那份爱。

读书的时候,因为弟弟是男孩,饭量要大一些,父母给的零花钱要比蕊蕊的多一些,对此,蕊蕊很是耿耿于怀。后来自己赚钱之后,蕊蕊没有拿过一分钱给家里。用晶晶的话说,母亲问蕊蕊要一点钱都是难如登天,可是一个才认识了几天的朋友开口问她借钱,她毫不犹豫就借给人家五千。每每提及此事,晶晶满脸的无奈。谁都知道她是故意的。对于父母小时候的“偏心”,她一直记恨在心。这个女孩子的爱恨太过分明,并且丝毫不掩饰。

幸而晶晶说的话,蕊蕊还能听进去一些。每次见到蕊蕊,晶晶都会说她几句,也都是笑嘻嘻的不会反驳,完全没有面对母亲时的不留情面。晶晶的孩子出生后,蕊蕊买了很多小玩具和漂亮的衣服。也许是因为跟父母和弟弟感情上的疏离,对于这个姐姐,她很上心。蕊蕊并不是一个寡情的人。

出事前一个月,蕊蕊突发奇想去拍了一套写真,并且把相册拿给了她的母亲,说是以后要是想她了可以看看。蕊蕊从未有过如此贴心的举动。

蕊蕊一直住在外面,工作的地方也是远离家人。只有偶尔休息的时候会来看看姐姐,然后“顺便”看看跟姐姐在一起的家人。她母亲对此颇感无奈,对于女儿的怨恨,也是悔不当初,可是已经无法挽回。

那时晶晶还在想,这个丫头终于开始长大了,隐藏在她心里的那个结,或许离打开的那天也不远了吧。晶晶一直在盼着蕊蕊跟父母和解的那天。

那些照片我后来在晶晶的空间里看见过,照片中的女孩笑靥如花,只是背景有些过于黯淡,晶晶说,当时看到照片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吉利,可是也没多想,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

蕊蕊是因为喝醉了,坐在房间窗台上吹风,不小心掉下去的。我曾以她为原型写了一篇小说,情节是杜撰的。蕊蕊的死因,谁都无从知晓,只能归结为意外。

晶晶反复在电话里说,就在出事前几天,她才过了二十岁生日,她才二十岁……

二十岁,该是如花朵一般绽放的年纪,可是这朵花才初露绽放的痕迹,便被死神毫不留情的一把折断。人生无常,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蕊蕊忌日那天,晶晶在空间里说,只有小时候的快乐是最单纯的,越是长大,才发现原来快乐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我依旧是无法安慰。

晶晶的性格原本十分的开朗,自从蕊蕊出事以后,她的笑容里开始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感伤。

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原来是如此悲伤的句子。

蕊蕊入土的时候,她母亲在坟头栽了一棵树,未婚女子的坟茔是没有墓碑的,她怕那小小的坟墓被荒草掩盖,以后会找不到。老人家反复说,早知道这孩子这般苦命,那时候就不该为了省那一点钱,让她在心里记恨了这么多年。

蕊蕊若是听到这句话,不知该作何感想。那些岁月里的陈年往事,是否就此一笔勾销?

或者,伴随着蕊蕊的离世,所有的怨和恨,早已一并归于尘土。

唯有爱,还有亲人对她的思念,会在有生之年的日子里,绵延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