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远怀念敬爱的父亲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是一年清明时,想起与我阴阳相隔的父亲,父亲的音容笑貌萦绕眼前,不禁让我淆然泪下。再过四个多月,敬爱的父亲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 擦拭朦胧热泪,往事历历在目。记得那是在2001年上半年,我敬爱的父亲因突发脑溢血……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7 17:09:11
  • 一碗面的故事

    我生在北方一个普通的家庭,有一个随性的童年,两个有爱的父母和一个温暖的家。 在童年的记忆里父亲总是忙碌的,工作简单而又不平凡;就是用他那双粗燥的双手一次次的搬砖然后卸砖。可以算作一个名副其实的砖家。就这样忙忙碌碌干了半辈子。 谁成想父亲那粗……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7 16:50:47
  • 时间太急,我陪你走

    爸爸,妈妈,是哺育我长大的人,路程很艰辛,从我刚会吃饭,刚会说出那声【粑粑】【麻麻】,从我刚会爬,刚会走路开始,他们就是我最重要的人,如今呢,时间不会停下来等任何一个人,我长大了,他们呢,绵延的邹纹爬上了脸,体力渐渐的不行了,却依旧是想着……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7 14:23:08
  • 今天母亲生日

    今天母亲生日,又是重阳。天气阴冷小雨,却没有阻断回家的路。蛋糕小了点,样式新了点,价格高了点,笑容多了点。心理却有淡淡心酸:母亲又大了一岁。(麻将是我不喜欢的。但是母亲喜欢。)(价格骗了母亲,少说了一半。临走时,跟搬家似的。带了山药和扁豆等……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7 13:50:35
  • 我是真的真的很想很想您们

    想家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加深,每次看见我住着这里的一些阿姨和叔叔,她们岁数和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岁数差不多,他们聊天多半都是在聊儿女,他们的儿女十天半个月都会回看他们一回,他们聊着,聊着,就露出了笑脸,这时的我,想起我,我也是做儿女的,我回家……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7 10:13:10
  • 七块银元

    我家几辈子都是老贫农,怎会有银元啊?可确实曾有过七块民国三年的袁大头,这是姥娘的私房,作为嫁妆送给母亲的,最终又传到孙女辈了。银元虽小,四代相传,亦守亦望,恩重情深! 姥娘家是长清县孝里镇西辛村,靠近郭巨埋儿的孝堂山。我家离那里隔着黄河,大……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6 21:24:54
  • 良心的拷问

    我的妹妹箐箐,比我小六岁。小时候我总欺负她,妈妈说我们犯六冲。其实我挺喜欢她的。 文化大革命中,她作为知识青年被下放到一个叫小冲的生产队。一干就是五年。由于她身体单薄,工分评得很低,干一天才六分工。每个劳动日分两、三角钱,所以她辛辛苦苦干一……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6 18:09:06
  • 等一朵晚开的花

    我家的露天阳台,被老公辟出一隅用来养花。春天来的时候,老公撒下太阳花的种子,我也从庭院里移来几棵萱草,又到街边的绿化带里偷来两株不知名的花苗,一并栽到阳台上。 太阳花在老公精心护理下破土、发芽,我的那几株花苗也一天天葱茏,当小小的太阳花对着……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6 09:56:14
  • 我的夜有你而温暖

    九点半了,刚从补课班出来。好冷啊,天空飘下一朵朵小小的雪花,像白砂糖一样,它们悄悄飘落在行人的衣领里,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风吹摆着老树,发生一阵怪叫。行人不由的缩缩手脚. 走了不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月亮……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5 19:59:36
  • 原来这就是爱

    我一直是个不懂爱的人,曾多次认为自己是个冷血动物。可是,我毕竟还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我很感谢这个作为人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我渐渐感受到了爱,明白了爱。内心的冰川也慢慢随着那丝温暖消融在心中最静逸的地方,溢出眼眶,浸湿了我干涩的双眸。而作……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5 16:15:53
  • 继父

    接 柴 我四岁时没了父亲,他是因上山打柴滚坡去世。后来,我有了继父。继父捡起了父亲留下的镰刀、绳索、哨辊,仍然干着打柴的营生。继父会从山里给我捎回五味子、毛栗子、野葡萄,但他不会向我父亲那样把我高高举过头,或让我骑到他的脖子上和我逗乐,在我……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5 15:00:54
  • 愧对父母

    上星期天我回了老家,已有半年没有回来过了。走在生我养我的地方,走在乡间熟悉的小路上,看着村子里农民伯伯们在田地里忙碌辛勤的身影,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炎热的暑假 那是高二的假期,放假在家。也许是过惯了学校里的集体生活,也许是受不了无……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5 09:42:04
  • 每一个女孩儿都是公主

    暑假的一天,老公不在家,我从外面办事回来天都快黑了。于是就拉着女儿去附近一家小店吃馄饨。 刚坐定,门外进来一对父女。父亲一看就是从某工地上刚下班归来,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浊汗气息。腋下夹着草帽,手里还拿着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的毛巾。一身工装早已……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4 16:34:57
  • 父亲和那排“梦想树”

    又值一年清明节,对父亲更加浓烈的怀念之潮慢慢袭来,感恩之情汹涌澎湃,心中涌动着千般思念、万般遗憾 来到父亲的坟墓前,除草、上香、挂青、放鞭炮、叩头作揖等程序虔敬地完成后,我情不自禁地走向屋后的山坡上、小沟的右上方一排傲然屹立、生机盎然的厚朴……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4 15:17:36
  • 父亲的肩膀

    父亲真的没我记忆中那么强壮了!也难怪,自己有时候都感觉身体十分倦乏,何况他呢。可是,我仍然很难相信父亲岁月的逝去,总感觉父亲能够替我们扛起很多担子。是啊,我的人生哪一段离开了父亲的肩膀呢,他为我扛起了太多太多,也就习惯让父亲替我们去扛了。……详情>>

    更新时间:2018-06-24 12:1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