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渡梦·追梦

    婴儿生下来就带着金色的梦,寻找乳汁便是他/她的第一个追求。 不足月的我来到世间,却找不到母亲的乳汁,甚至没有带给人间一声啼哭,哪儿会有金色的梦呢? 娘便说:不行了,埋了吧。于是已经变得僵硬的我就被抱到田里。 奶奶自二十一岁便守寡,她坚决地违……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4 18:07:26
  • 我的母亲

    我曾在《我的父亲与母亲》之中,简单的提到过我的母亲。 长久以来,一直都想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归于不知如何下笔的原因,至今未能完成。 我的母亲,单名一个菊字,秉性却也跟这菊极其相似。听母亲说是因为我的外公特别喜欢菊花,所以才将母亲的名字取为菊……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4 17:14:45
  • 一慈一爱

    窗台下,时钟滴滴哒哒,窗外面雨在下。我孤独的灵魂就像雨,没有方向的洒落,灯光下,单薄的身影在抖擞。心咯吱一下,缺少了安全感。转身,发现,残缺的爱。 是否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是否是习惯了不需要别人的关怀?是否假习惯了装坚强的虚伪?是否是麻木……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4 15:52:35
  • 思念父亲

    岁月悠悠,却从未停息,十一月已翻开崭新的一页,绵绵秋雨,无尽的忧伤,弥漫在天地之间,秋雨过后,天依旧阴霾,浓雾依旧凝滞,寒冷驾驭着秋风,从遥远的北方没有目的地奔来,像疯狂的野牛阵,喘着粗气,所到之处,乱践乱踏,生命为之颤栗。 槐树的叶子在寒……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4 13:39:12
  • 一个个两百元的背后

    距离出去顶岗实习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转眼间大学三年的时光也就要接近尾声。 和往常一样,又到了一个没课的周末,这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回家,今后出去实习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一次。习惯走着往常的路线,周五放学后,然后就一个劲的朝着回家的方向。坐在车上……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4 12:09:07
  • 致我的养父

    我有一位爸爸,他穷他不富,他虽是我的养父我不是他亲生的,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却剩过了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在我小时候快要死了,是他,我的养父送我去了武汉的大医院,是滴,当初如果他一狠心,我想现在还有我吗?我还会活着吗? 我听别人说,我养父送我……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4 09:12:18
  • 陪我长大

    一场梅雨,沁染了那些伸手就可以触摸的时光,那些陪伴我成长的日子,哥哥始终是一个无可替代的角色。 题记 一年又过了一半,就要端午了,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里,有着对家人深深的思念,对不起的是,每次到了最后,哥哥才是我最后最想念的那个人,而这一……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3 16:07:16
  • 跟往事干杯

      一路跌跌撞撞走来,却只能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遥远的天空,摇晃杯中泛红的殷殷如同情人眼泪的葡萄酒,干了这杯自己酿的苦酒,酒是苦的,如同早已泛滥成灾的汹涌澎湃不………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3 14:20:27
  • 落地钟

    前几天外婆搬进了村里盖的新楼,我们回老家看她,她的头发近乎全白,佝偻着背。亲切地倒茶迎接我们。房间里还没有什么装潢,只刷了白漆,贴了瓷砖,使这里有点家的气息。一晃到了吃中饭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把我们带入往昔的回忆里,当当当地敲了十……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3 09:18:26
  • 父爱

    父爱 不小心吧电话卡剪坏了,大概有3,4天没有和家里联系。今天卡突然好了,里面有未接电话30多个,有几条短信除了快递的移动的就剩下一条是我爸发的短信内容很平凡(其实我爸爸不会打字眼神也不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短信想哭。 一直以来,我们……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2 15:29:36
  • 遗失的那些美好

    打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一个在家很少微笑的人,平时都是很严肃的人,至少是在我和姐姐面前,我很少能想起父亲微笑的的画面。 小的时候,我是个很调皮的坏孩子,就连村长都给我起外号叫小猴子,因为太调皮太跳了。村里谁家的鸡丢了,谁家的菜园子被糟蹋了诸如此类……详情>>

    更新时间:2018-04-02 09:18:05
  • 勿忘亲情

    今天,舅舅从老家来看我们这些晚辈,还带来了农家小院养的生态家禽,甚是感动。我因为漂泊在外,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头发已花白,唯一不变的是他还能够喝点小酒。 晚餐,陪舅舅小酌一杯,舅舅的话不多,是典型的农家男人,勤勤恳恳了一辈子。我更关心的是老……详情>>

    更新时间:2018-03-30 18:00:55
  • 牵挂我的人是你

    星期一早上六点,一阵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电话那头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兵娃,周末回来时记得把油桶带上,回去的时候给你带桶菜油,父亲也在一旁插话可能要降温,穿厚点 哎呀,爸妈,以后你们不要那么早给我打电话好不好,我还要上班呢,电话这头,我有些责怪……详情>>

    更新时间:2018-03-30 10:57:22
  • 缘遇认姐之幸福穿越

    第一章 一天,我从朋友的群里面加了一个人,我问了名字之后的不久,我们就是这些样认识了。于是我认她做了我的姐姐,我们都不对对方隐瞒心里话,就这样我和她到了相知。一开始我们有很多要聊的,不过慢慢地就开始少了起来,在我无聊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到她。……详情>>

    更新时间:2018-03-30 09:15:15
  • 今年的菊花不再飘香

    每年的九月是菊花盛开的时节,漫山遍野都是,黄的,白的。菊给秋天定义了一种新形象。那泛黄的的骨朵竞相开放,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前几日与阿爸聊天,聊到姥姥姥爷曾经住过的那个院落,随意问了姥爷的那片菊园,却被告知那片菊园莫名其妙的枯死了,于是心不……详情>>

    更新时间:2018-03-29 15:3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