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回不去了的旧时光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10-27 10:02:40 责编:人气:

那个时候,我们真快乐。

一段树枝,一把磨平的小石子,几个染色杏核、桃核都是我们的玩具。

放学后,丢下书包,就往外跑,母亲不用我干活,说烧火吧,烧的草格外多;扫院子吧扫不干净,还不如她自己做。

街上一个土堆,土堆上面是孩子,下面也是孩子,男的女的大的小的,唧唧咋咋,游戏规则是下面的往上跑,上面的往下推,很像战争里的攻城和守城场面。有的机灵顶住了推搡阻挡冲上去了,有的半路就被推下来了,有的与对方撕扯在一起,“同归于尽”,跌落土堆下面,但觉不出疼,起来的动作还是反复同上。笑声在村子里炸响,直到炊烟袅袅,母亲在胡同口出现了,招呼着乳名,有的则要过去拖下来,然后恋恋不舍地回家,洗手,洗脸,吃饭。

timg.jpg

最好玩的是泥巴了,只一种颜色,是真正的土地颜色,用水把泥土调和得不稀不稠。我二伯家的堂哥是好手,调和的好,他只是生日比我大,就俨然领导一样,他说开始,我们才开始。把调和好的泥巴,搓揉成碗型,找一光滑平面石板,甩起膀子把泥土摔在上面,小碗便扣在石板上了,碗底摔出了洞,便说明很成功,洞越大越好,对方就要用他的泥巴帮你填上这个洞。说来说去就是赢泥巴,算是体力活,一会就流汗了,那响声此起彼伏,快乐纷纷扬扬地抛洒。哪像现在孩子玩的橡皮泥,揉揉捏捏的,不声不响的,玩的是寂寞。

春天来了,柳树发芽了,我们每人编制一个柳条帽子戴在头上。把柳条先在水里浸泡一会儿,然后做成粗细长短不均的柳梢,吹着柳哨柳叶,满村子地疯跑,是和春天赛跑。一会儿跑到小河边,说押仄儿吃吧,仄儿是一种草芽儿,我们慢慢地抽出草芽,嫩黄嫩黄的,放在嘴里咀嚼,甜丝丝儿的清凉凉的。我们还吸吮过桃花,也是甜丝丝的味道,只要是甜的就喜欢。砍一捆玉米秸,拿回家用刀断成一节一节的,比甘蔗还甜,只是不小心,有时弄破了嘴唇,但不管,照吮不误。那时没有肥料、农药,玉米秸甘甜甘甜的,当然也要寻找那种红色的漂亮的养眼的玉米秸,才行。

葫芦蔓子长起来了,我们就把葫芦蔓剪成一段段的,用食指和中指夹着葫芦蔓吸烟玩,这样很酷,当时不知酷的词语,但现在想就是酷的感觉。只是葫芦蔓是空心的,不免有点烧嘴,滋味不是很好,但管不了那么多,为了酷嘛,闲着也是闲着。那时,没有这么多的作业,没有这么多精明的商人,也就没有各种练习册。教科书也简单,出一个应用题,还要先写上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大兴水利的指示,修了一条水渠,长宽如何如何的,头大尾小。一本书也没几个题,如我这样聪明的都不够学的,嘿嘿。

下雨了,我们就跑出去看雨,淋湿了头,又跑到河边看上涨的河水,河水翻滚着,大人会下去捞一棵树木上来。雨停了,村子中央的水沟也是我们喜欢玩的地方,水流小了,我们站在水沟里,撅着腚堵一道堤坝,我们也懂得疏通,把空的梧桐叶茎埋在堤坝里,放水,这样我们的堤坝才可以稳固。想到现在的人们只知道堵,只要是上访,就要围追堵截,很简单的事也要拖上几年,最后矛盾激化,无法收拾,他们还不如小时候的我们。

冬天来了,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我喜欢家乡,喜欢雪,如果冬天没有雪,那该是多大的遗憾呀。那时的雪总是很大,一树一树的雪像是圣诞老人,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是雪独有的声音。我们走在放学路上,总是打雪仗,扔雪球,间或,抓一把雪放到嘴里,沁凉沁凉的。回家时,鞋子湿透了,母亲忙脱下鞋,边烧火做饭,边把鞋放到火边烘烤。

雪有时会连续下几天,整个村庄裹着雪,大人们说明年又是一个好收成了,麦子喝足了水,麦穗一定沉甸甸的,有白面馒头吃了。无怪人们说下雪了,也就是下白面了。

那时因为车辆少,也没有电视,没有通讯设施,没有什么红黄色的警报,也就从没听到雪灾一词。

那时的冬天真冷,孩子们的小脸都冻得乌青了,手冻肿了,但觉得这是冬天给予的,是必然的,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人都这样。还是要跑到院子,用木棍、铁锨、扫帚等扑打房屋下的冰凌钻。写到这里,我笑了,很感谢搜狗让我顺利打出冰凌钻一词。长长的冰凌钻在房檐下是一道冰清玉洁的风景,长短不齐,粗细不匀,我们就是觉得好玩,就是要扑打下来,反正一会儿新的冰凌钻又生长出来了。有时拿一根咬一口,很硬,咯牙,卡一下,咬一段,吃几口,舌头、嘴唇全凉麻了,但痛快、清凉。

然后是去河里冰上打陀螺,我们俗称打猴儿。我堂哥会做陀螺,他给自己的做得好,陀螺底部钉上一个车沙子,圆圆的,抽打陀螺时,陀螺转个不停,我有时真想把他的陀螺踩翻了才好,我嫉妒他的陀螺。他给我做的陀螺就糊弄,做工不细,粗制滥造,底部钉的是一个小俏皮钉子,自然不流畅,不易转动了,一会儿,陀螺就翻倒了。在冰上打陀螺,来劲,小鞭子困得啪啪响,赶着陀螺到处跑,陀螺没倒,人倒了,爬起来再打。一会儿,两人一帮,互相拖着对方玩,被拖着一方半蹲着身子,算是享受的一方。勤快时,会拿着铁锨来,一个蹲在铁锨上,一个拖着掀跑,算是滑冰,谁知怎么会玩得那样高兴。

最后,一定会抬块大冰回家。我们提前拿着母亲缝衣服的顶针,把顶针放到冰上,轮换用嘴对着顶针吹热气,一会儿,顶针中间的冰吹掉了,出现一个圆圆的洞,用布条穿进去,抬着回家,究竟用这块冰来做什么,不知道。总之,就是要吹冰,抬冰,这个过程是自然的,必须的,快乐的。

还有盖房子,过家家,煮饭,都是好玩的事。有时跟着同伴去田野里挖野菜,山芝麻、荠菜、苦菜,都好看好吃。我们那会儿也有一个头儿,大我两岁,她说往东,我们就往东,她说往西,我们马上就往西。她说谁不好,我们就觉得是有点。当然一会儿就忘记了。一次,一个女的从田野小路上经过,头儿暗地指使我们在那个女的身后学她走,我们真的这样做了,结果那女的当然发现了,转身立定了,盯着我们看,吓得我们作鸟兽散,一溜烟地跑了。回家告诉我哥,他严肃地说,那是我们初中老师,你暑假后就读初中了,她停下来是认人,她会认出你的。吓得我好几宿没睡好觉。读初中时,果然见到那女教师,好在她没认出我。

那时,不记得母亲说过危险、有坏人等话,但现在的母亲是反复叮咛孩子这些话的。那时,我们没有玩具,大自然的一切都是我们的玩具。现在社会发展了,气候也变化了,再也不见房檐下的冰凌钻了,河里的冰层很薄,再也托不住玩耍的孩子了。即使能托住,母亲也不会让孩子去冰上玩耍的,说是太危险了。

再也回不去那些旧时光了,只是,我偶一转身时,那些温暖的旧时光一古脑地汹涌而来,将我淹没了,然后又渐渐逝去,走远,留下我一人独自在往事里踯躅、伤感。但还是微笑了,真好,所有的过程都是我的,我所经历的那些美好,像一棵棵灿烂的向日葵,生长在往事里,明晃晃地亮丽温暖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