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春儿

来源:情书网时间:2017-10-09 09:03:32 责编:人气:

杨春儿住在医院里,这天我带着一些水果去看她,她马上从病床上坐起来,满含泪水望着我。“我真后悔”,她说,“都怪我讳疾忌医,才落得如此田地,现在先竹也嫌弃我,不来看我了”。我笑了笑,对她说,“医生说了,只要好好按他说的治疗,病是能治好的,你什么都不用想好好听医生的话”。说着,我给她削了个苹果,看着她眼睛里的泪花,还有脸上稍许的苍白,我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只愿春儿身体能快点好起来。

春儿是我的好朋友,她为人很仗义,有点男子气概,却有时又不失温柔,虽然没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之貌,但却是几乎人见人爱。春儿与我年龄相仿,共同语言也很多,认识她是在三年前,有一年暑假,我没有回家,留在了合肥,凭着自己的一份廉价劳动力以接济在学校日常的消费。有一次,在淮河路步行街,时常丢三落四的我,把钱包落在了一家鞋店里,回过神来后,我赶紧找到这家鞋店,可是店家怎么也不承认拿走了我的钱包,这时一个娇小并不美丽的小姑娘出现了,她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帮我要回了我的东西,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只知道我感动万分。你我并不相识,为何如此帮我?她笑了笑,“别问我是谁,请叫我雷锋”!我原本很紧张的心,因为她的这一句话立刻放松了起来,原来她还这么幽默!于是,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暑假开学后,我回了学校,她也开学了,她在合肥一所学校里读书,虽然我也是在合肥却是相隔一个小时火车时间的距离,但我们经常联系,偶尔还会回合肥市区找她,我们一起逛街,一起讲述自己的学校,我们会听着歌曲《时间去哪儿了》哭的稀里哗啦,也会唱着《最炫民族风》笑个不停。偶然相逢的朋友,竟是高山流水的知己!我很感谢那个暑假,感谢那个鞋店,让我认识了春儿,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是古代,我们必义结金兰。

不知过了多久,春儿一个call告诉我她有了个男朋友,说男朋友对她挺好,让我有空过去见见,说是参谋参谋。几天后,我就去了合肥,看到了她的男朋友,经过介绍知道他叫王先竹,跟春儿一直以朋友相处,彼此有情,对此我不想发表什么建议,只要彼此相悦即可,我祝福他们终于携手。

逝者如河水,不舍昼夜,古往今昔,时光飞逝,亦是如此。转眼,她就毕业了,比我早了一年,她去了南京,一年后我也去了南京,有了彼此的工作,偶尔春儿跟先竹也会叫上我聚在一块聊聊天。就在前几天,春儿哭着告诉我她住院了,说以前身体就不好,但自己也格外注意,经常出去散散步锻炼身体的,因为经济负担一直也不曾去医院,终于晕倒在公司里,是先竹把她送到医院的,醒来后却不见了他,怎么再也联系不到,后来才知道大概是因为医生说医药费至少要40万。我大抵恍然也明白了!

“我真后悔”,她说,“都怪我讳疾忌医,才落得如此田地,现在先竹也嫌弃我,不来看我了”,她哭着跟我说。我给她削了个苹果,劝春儿,“医生说了,只要好好按他说的治疗,病能治好的,你什么都不用想,好好听医生的话,还有我呢”。

几天后,我又来到医院,只是春儿不见了,医生说她办了离院手续,我看到她病房旁边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

马上踏春迎飞雪,如影情深泪决绝。

夜半吠声惊我梦,无限愁思寄一竹。

睡眼惺忪一点光,不是灯尽是人亡。

我时常在梦里遇见春儿笑着对我说,“别问我是谁,请叫我雷锋”!

——后记